Quinn Quitter

Challenge accepted.

 

黒い蜜月:

※剧透有 可以不点开2P……

上周画的! 刚好做到王这里,非常可爱,动画让人一本满足><

对比后期真的令人唏嘘  ……最让人难过的就是物是人非还有看的人觉得难过但作品里的人疼痛不自知吧……、、

还有很多梗想画 可以慢慢来【】

  4262

【韩叶】这不对啊

cp韩叶 乐乐出没 随手短篇 ooc注意 

背景是原著常规赛第四轮

 千万不要被开头欺骗

00

理想的久别重逢的场景,大约是这样:

冬末的城市里大雪皑皑,纷纷扬扬的雪花落满银色的街头,在街道将要消失的远处有二人在雪里,差一步站着,路灯往下照着,眼睛互相望着,谁也没先往前一步,十足默契。 

“你没有怎么变。”韩低着头,灯光下侧脸线条坚毅如初。
“你也差不多。”叶笑着,闲闲散散的模样。


一个人的赛场是不是很寂寞?

 韩突然前押一步,手一伸将身材略小一点的叶圈进怀里,在他耳边说,“哭了吗?”叶犹豫一下,本来风淡云清的模样...

  46

【第九周】夜间行驶的列车

十月的巴黎总是令人心浮气躁,即使是空气中弥漫着的秋日气息也不能使折原临也感到好受些。他站在高台上,凝望着停靠在站台边的火车和拖着行李箱来往的旅人,他神色始终有些不耐,不停敲打着木制的栏杆。直到远远地,似乎看到谁向他招了招手,那人有着阳光般灿烂的金发。

黑发青年的神色终于放松了些,迈开步子,将手机揣进口袋朝来人走去。 对于静雄不在巴黎停留的消息,作为两年不见的恋人,折原临也对此的反应显得很平淡——他仅仅提出回家就餐来打发要求的要求。

随后他们驱车到了临也家门口,矮矮的房子,门上镶着一个镀金的名牌。静雄不认得法文,无从得知那斜斜的字体是否意味着折原临也的名姓。进了门,居室装修很大方,门厅两侧...

  13

【第十周周练】国境线


CP静临,云图paro,人造人设定

国境线

金发男人穿件洗旧的迷彩坐在驾驶座上,嘴里叼支没点的烟,时不时向车窗外防范性地瞟一眼。光线被茶色玻璃隔离开,索尼发出的音量在狭窄的空间里显得尤其聒噪起来。

“……人造人渡过国境线愈发猖狂,敬爱的主席绝不会允许这样的行为在内索国的天空下公然发生!这些人应该被送进灯塔蒸发掉!……我们必须告知人造人何为国境线,警告人造人何为义务!这是责任,也是我们的光荣——”

敲击车窗的笃笃声传来,静雄迅疾地摁掉开关,摇下车窗。 “又一样违禁品。”折原临也没看他,打量着那辆老旧的轿车,“已经成惯犯了啊,小静?”

静雄撇撇嘴,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别废话,上车。”

车...

  13

【静临】匕首与毒酒 短fin

简要修改过后的副本,冰与火之歌的世界观

*异鬼指已死之人,有冰冷的蓝眼睛、苍白透明的皮肤和黑手。

*瓦雷利亚钢:异常锋利的精钢

*野人:居住于长城以北,不在王国律法统治之下的人。

*守夜人:一支驻守王国最北绝境长城的部队,因身着黑衣,以对付长城以外的各种威胁为职责而得名。

*在冰与火之歌的世界里,四季持续的时间与地球不同,四季均可逾年,甚至长达数年。

*部分梗来自《冰与火之歌》,譬如守夜人的誓言,以及有人物对话和情景设置在原著中有很明确的暗示和伏笔意味。

刀锋沾染的血液和凛冬将至的霜雪共同演绎冰与火之歌。

00

平和岛静雄在近三十岁的年纪时在白典上接着前人的叙述书写。

他身处的圆形会议室...

  46 1

【第六周周练】藏起来的证据

两人交往中 静雄和临也双摄影师设定

八九月夏末秋初的非洲散发无穷魅力。无论是溽热的气候或是恶劣的环境,都阻挡不了摄影者昼夜狂欢的热情。他们奔走着不甘流于平凡,将所有快乐寄托在摁下快门的瞬间,过于充沛的情感如泡沫样易碎而终究抵达不朽。

折原临也斜倚在沙发里,慢腾腾将手里的书翻过一页:“你准备去拍大迁徙?”
“嗯。”
“我也想去。”眼看着金发男人不置可否地挑起眉,“小静就带我去吧。”

折原临也合上书放在一旁,站起来笑眯眯地踮着脚,附在静雄耳边说了句什么。声音落下后,能看见在闷声不吭的平和岛静雄背后,折原临也微眯眼笑得如同狐狸。

接近一天的辗转,从东京到肯尼亚,再乘吉普从内罗毕到马赛马拉...

  25

© Quinn Quitter | Powered by LOFTER